sb667.com > 都市小说 > 全能监督 > 第四百六十章:助学项目
    痴汉冤罪已经成了尼本的一大社会问题,很多手头不太宽裕,或者忽然想要进行高消费的JK,除了去当活菩萨拯救有需要的男人之外,最常见的来钱手段就是去地铁上碰瓷。趁着高峰时段人挤人的时候,挑选看着好欺负的对象,基本上一诈一个准,威胁对方不“私了”就报警,没有哪个愣头青敢不掏钱的。

    梁葆光是真的懵了,记得前不久说要来东京的时候,他的副手李侑晶还跟他提起过一部名叫《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做过》的电影,谁知道这种事还真能落到他头上,“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什么没有?现在是Punk的时段,你上来就一通乱扭,非要玩什么Twist King,还有王法吗,还讲法律吗?”小姑娘看上去年纪不大,不过气场却不小,要不是本钱实在太差,恐怕已经摆出波雅·汉库克一样的姿势了。

    “我跳扭扭舞也犯法?”梁葆光已经上了年纪,除了正式场合用于交际的舞蹈外,他也就会这个了,所以每次去夜店都是这样玩的,“早就听说你们这些玩音乐的脑子不太灵光,没想到这思维方式还真跟正常人不同,音乐和舞蹈的目的是什么?让人愉悦,带来快乐,所以只要我能爽就行了,刻意追求形式永远只是下乘。”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这一波梁葆光站在了第二层。

    “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助你们的。”店里的老板虽然不常露面,但支配人却是一营业就要进来盯着场子的。也许影视剧和小说里把看场子描述得很不堪,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却是个非常高端的工作,斤两不够的根本就干不来。

    “没什么,遇到个老古董有些扫兴而已。”女人刚才反应有些过激,是因为台上的DJ是位列全球百大DJ的第十一位史蒂夫·青木,一直被她视为偶像,看到身边有个人做着不合群的动作本能地以为是在嘲讽挑衅,然而对方一开口就知道是她想岔了。

    梁葆光的日语并不差,当年读医学院时,身边的亚裔几乎都是尼本人,有位大姐姐还特别照顾他,所以专门报了选修的日语课。听懂对方的说辞后,他不屑地一笑,“朋克是没有信徒的,因为追逐朋克的人身上绝对没有朋克精神。”

    一位服务生走到支配人的身边耳语了两句,这个看上去一团和气的中年人脸上笑容又灿烂了几分,“真心喜欢音乐的人,会有分歧很正常,不如请二位移步二楼的卡座,喝点东西慢慢聊?东西我请了。”对待不同的人,自然会用不同的态度,如果只是无权无势的一般人在店里吵闹,他们直接就会把人“请”出去,但这女人是个大集团社长的女儿,而这个男人就更不得了了,居然是林会长带来的朋友,一家小小的夜店是开罪不起的。

    坐在楼上包间里抱着高田充希的林大会长,忽然不可控制地打了个哆嗦,不是他人到中年自制力变弱,也不是暖气不足冻得发抖,而是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上面的信息,居然是尿遁的梁葆光发来的,他还以为这家伙顶多溜出去转转,却没想到发了个短信来说是结交了新的朋友,要在下面的包厢里先聊聊人生理想。

    “这混蛋动作可真够快的,才几分钟就勾搭上了一个。”看着随短信发过来的照片,女方居然还挺漂亮的,而且一看身上的衣服和首饰就知道绝对不是店里的人,恐怕是个出来找刺激的富二代。

    高田充希不满地捶了一下某人的胳膊,“看样子您身边的朋友都一个德行嘛。”

    至于是跟谁一个德性,那还用说么,肯定是跟他林某人一个德性。高田充希虽然从没想过能绑住这个男人,让他一心一意只爱一个,但这样隔三差五就搞上个新人,还是很让人相当光火的。尤其是对特林德尔·怜奈,上次她为了探听消息还特意请对方吃过一顿饭,结果被那浓眉大眼的给耍了,发现后气得她两天没吃下饭。

    换做男人这么说,林田海早一个巴掌甩过去了,他再怎么不堪也不会像梁葆光那么低趣味的。这个混球搞了很多“助学项目”,资助有心筹集学费却无暇打零工的女大学生,从银行里取了一堆二十美元面额的纸钞,在合适的机会把钱塞到人家的衣服里,“别把我跟那家伙相提并论,他这里有问题。”

    高田充希看林田海指着自己脑壳的样子实在想笑,认识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会长表现出具有人情味的一面,原来他也是有正常感情的,只不过普通人没法得到他的认可而已,“我也觉得,呵呵。”

    梁葆光的私活儿已经干完,接下来就不需要他再为那个暂时没有任何价值的项目出力,所以认识了新的朋友之后理所当然地要和人家同游东京,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直接就跑没影了。

    因为这项研究涉及到多起命案,林田海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牵涉其中,所以就没管梁葆光去哪儿,回到公司后立马给张自强打了个电话,“自强啊,我让你盯的事情怎么样了,三井边雄那边有动静了吗?”

    林田海之前对此事毫不知情,想要参与进来已经晚了,所以才会亲自到三井边雄的面前去施压。只要对方不想让自己的政治前途完蛋,就肯定会做补救措施,而多做必然多错,只要盯紧了就一定能抓住对方的痛脚,从而进行威胁。

    张自强接下这项任务的时候觉得一点都不困难,无非是监视而已,可下午传出藤田杰夫身死消息,他才发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他根本不清楚这是三井边雄将心腹手下灭口了,还是被仇家给做掉了,会长问起时居然不知道该如何说明,“藤田杰夫死了,可我们暂时还没弄清楚情况。”

768sun.com sb667.com 诚博老虎机最高佣金 769msc.com sb667.com
新版酷彩娱乐开户 信誉申慱娱乐网 雷火电子在线 胜博发开户现金网 辉煌网投
888真人百家乐最高返水 尊亿娱乐网上直营 申博网上充值登入 大众游戏客户端 vip玉和娱乐体育在线最高占成
奔驰宝马娱乐体育投注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申博手机客户端下载登入 新锦江娱乐线上平台最高占成 凯时首存红利多少